霧晨 Frosting Morning

  • Turner009
  • 脫爾諾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 1813
  • 113.7 x 174.6 cm
  • 油彩.畫布 Oil on paper laid down on canvas
  • 2678
  • Additional Restrictions,Third Party Permissions
"英國冬日的刺骨寒冷似乎從畫中撲面而來.在再現光和風景的技法上.脫爾諾這幅畫大膽地突破了傳統.在其死後贏得了莫內的崇仰.莫內說這幅畫是“睜著眼睛畫出來的”。然而在當時.仍有人難以接受這種前衛的畫法。畫面上.小路左邊有一輛迎面而來的馬車.這是脫爾諾生活中的一個重要情景。從少年時代起.他便常常旅行.每年夏天都到英國不同的地方寫生.行程長達數百英里。常年旅行的日子裡.他畫了大量的速寫.積累了寶貴的視覺資料.這成為他從水彩轉入油畫及銅版畫的切入點.也成為他拓展城市以外的受衆最重要手段。通過不斷的練習.他歷練了自己的眼光.寫生時幾乎不用當場塗色.只需寥寥數筆勾勒出輪廓.過後就能轉化為色彩豐富的水彩佳作.還能配上很多富有當地特色的細節。他曾宣稱.畫一張水彩的功夫.他能畫 15 到 16 張鉛筆速寫。脫爾諾水彩畫比其油畫更加淋漓盡致地再現了英國風光.包括其豐富的地貌.多變的天氣以及日益城市化的景象。這些巨大的成就離不開他的速寫本.從中可以看出他探本究源的興趣.他對所見事物不斷的反思和界定.誠如維爾頓(Andrew Wilton)所言:“其速寫就是其思想活動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