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 家 總 覽  |  館 藏 處  |  真 跡 框 式  |  大 型 畫 作  |  移 動 版 FAQ
                  
                  

    

可 以 滑 鼠 滾 輪 縮 放 圖 片 大 小




    Michelangel003
  • 畫名:創造亞當 Creation of Adam

  • 作者: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

  • 年份:1508 - 12 年

  • 原作材質:壁畫 Fresco

  • 原作尺寸:230 x 480 cm

  • 館藏處:梵蒂岡梵蒂岡博物館(西斯汀禮拜堂) Vatican Museums (Sistine Chapel), Vatican City

    這是《創世紀》整個天頂畫中最動人心弦的一幕,這一幕沒有直接畫上帝塑造亞當,而是畫出神聖的火花即 將觸及亞當這一瞬間:從天飛來的上帝,將手指伸向亞當,正要像接通電源一樣將靈魂傳遞給亞當。
    這一戲劇性的瞬間,將人與上帝奇妙地並列起來,觸發我們的無限敬畏感,這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體 魄豐滿、背景簡約的形式處理,靜動相對、神人相顧的兩組造型,一與多、靈與肉的視覺照應,創世的記載 集中到了這一時刻。

    上帝一把昏沉的亞當提醒,理性就成了人類意識不停運轉的「器」。亞當慵倦地斜臥在一個山坡下,他健壯 的體格在深重的土色中襯托出來,充滿著青春的力與柔和。他的右臂依在山坡上,右腿伸展,左腿自然地歪 曲著。
    他的頭,悲哀中透露著一絲渴望,無力地微俯,左臂依在左膝上伸向上帝。上帝飛騰而來,左臂圍著幾個小 天使。他的臉色不再是發號施令時的威嚴神氣,而是又悲哀又和善的情態。
    他的目光注視著亞當:他的第一個創造物。他的手指即將觸到亞當的手指,灌注神明的靈魂。此時,我們注 意到亞當不僅使勁地移向他的創造者,而且還使勁地移向夏娃,因為他已看見在上帝左臂庇護下即將誕生的 夏娃。
    我們循著亞當的眼神,也瞥見了那美麗的夏娃,她那雙明亮嫵媚的雙眼正在偷偷斜視地上的亞當。在一個靜 止的畫面上,同時描繪出兩個不同層面的情節,完整地再現了上帝造人的全部意義。


    原作真跡



    Michelangel013
  • 畫名:先知丹尼爾 Prophet Daniel

  • 作者: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

  • 年份:1508 - 12 年

  • 原作材質:壁畫 Fresco

  • 原作尺寸:340 x 250 cm

  • 館藏處: 梵蒂岡梵蒂岡博物館(西斯汀禮拜堂) Vatican Museums (Sistine Chapel), Vatican City

    Daniel 的希伯來文字義是:「天主是我的審判」,或是「天主的審判」之意。
    關於丹尼爾的生平與預言,都記載在《丹尼爾先知書》裡。按此書記載,他是猶大支派貴族的後裔,且可能 是在約史雅王執政的期間,於主前 620 年左右在耶路撒冷誕生。
    按基督徒傳統,丹尼爾與其他三位先知:以賽亞、耶利米和以西,一同並列為「四大先知」,這種觀點與猶 太傳統有相當程度上的差異;基本上,猶太傳統將此書歸類在《希伯來聖經》中「聖卷」(Writings)類 別裡,屬於「天啟文學」的類型。但丹尼爾究竟是否該被列為先知,無論是猶太傳統或基督徒傳統,各自都 有不同的看法。



    Michelangel014
  • 畫名:伊紐多 Ignudo

  • 作者: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

  • 年份:1508 - 12 年

  • 原作材質:壁畫 Fresco

  • 原作尺寸:170 x 120 cm

  • 館藏處:梵蒂岡梵蒂岡博物館(西斯汀禮拜堂) Vatican Museums (Sistine Chapel), Vatican City

    米開朗基羅大膽更改教皇當初新約十二使徒的構圖規劃,而改以更複雜的舊約九幅主題畫,加上先知及裸體青 年(他特別命名為Ignudo)組成繁複的架構。



    Michelangel017
  • 畫名:約拿 Jonah

  • 作者: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

  • 年份:1508 - 12 年

  • 原作材質:壁畫 Fresco

  • 原作尺寸:340 x 270 cm

  • 館藏處: 梵蒂岡梵蒂岡博物館(西斯汀禮拜堂) Vatican Museums (Sistine Chapel), Vatican City

    約拿是聖經裡的一個人物,他本身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並且一直渴望能夠得到神的差遣。神終於給了他一 個光榮的任務,去宣布赦免一座本來要被罪行毀滅的城市:尼尼微城。
    約拿卻抗拒這個任務,他逃跑了,不斷躲避著他信仰的神。神的力量到處尋找他,喚醒他,懲戒他,甚至讓 一條大魚吞了他。
    最後,他幾經反覆和猶疑,終於悔改,完成了他的使命:宣布尼尼微城的人獲得赦免。



    Michelangel018
  • 畫名:以西 Ezekiel

  • 作者: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

  • 年份:1510 年

  • 原作材質:壁畫 Fresco

  • 原作尺寸:380 x 320 cm

  • 館藏處: 梵蒂岡梵蒂岡博物館(西斯汀禮拜堂) Vatican Museums (Sistine Chapel), Vatican City

    以西這名字的意思是「上帝必強化」。在公元前 594 年,約雅斤王被擄的第五年,耶和華任命以西為先知。在被擄的第 27 年,即 22 年後,他仍擔任先知的工作。
    他娶了妻子,但在尼布甲尼撒開始向耶路撒冷發動最後攻擊的那天,他的妻子去世了。至於他自己去世的日期和詳情,聖經並沒有透露。



    Michelangel019



    Michelangel020



    Michelangel001



    Michelangel002



    Michelangel011
  • 畫名:原罪與逐出樂園 The Fall and The Expulsion from Paradise

  • 作者: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

  • 年份:1509 - 10 年

  • 原作材質:壁畫 Fresco

  • 原作尺寸:230 x 480 cm

  • 館藏處:梵蒂岡梵蒂岡博物館(西斯汀禮拜堂) Vatican Museums (Sistine Chapel), Vatican City

    米開朗基羅將《原罪》和《逐出樂園》兩個故事情節安排在同一幅中,兩個故事既連貫,又從居中的生命之 樹得到平衡。
    在同一時間中從生命之樹迸發出邪惡和復仇兩種力量:一種力量是由上身為女像的蛇來表現,她將禁果獻給 夏娃;另一種力量是由那位天使代表,他正將兩人從陸地趕向沙漠。
    人類始祖在米開朗基羅的腦海中獲得了雕像般的形象,雄偉高大,又英氣煥發,但內在的緊張感驅使著他們 的行動,表現在四肢的扭曲和互相平衡中,標誌著表面上堅貞不屈的人類其可悲的墮落命運。


    原作真跡



    Michelangel010
  • 畫名:德耳菲女先知 The Delphic Sibyl

  • 作者: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

  • 年份:1509 年

  • 原作材質:壁畫 Fresco

  • 原作尺寸:380 x 320 cm

  • 館藏處:梵蒂岡梵蒂岡博物館(西斯汀禮拜堂) Vatican Museums (Sistine Chapel), Vatican City

    《德耳菲女先知》畫中形象是女預言家系列中最受人崇拜的一幅。她有著無法形容的美麗容顏,以及優美和諧的姿勢,此形象似乎是《多尼圓形畫》﹝TheDoni Tondo﹞中聖母的身影。
    此畫安置在分隔拱頂的建築結構中,其表現的青年女預言家眼睛明亮,似乎要從容納她的寶座上起身,以進入一個獨立的空間中,這動勢由她的身體弓彎著的形態顯示出來;畫家以此解決畫面上的平衡。

    她頭部靜止的線條形態阻止了身體的動勢,並突出其驚愕的表情,眼睛圓瞠著,嘴半開著,似乎才剛向她揭示了一個神奇的事件。



    Michelangel012
  • 畫名:聖彼得受釘刑 The Crucifixion of St Peter

  • 作者: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

  • 年份:1545 - 50 年

  • 原作材質:壁畫 Fresco

  • 原作尺寸:638 x 625 cm

  • 館藏處:梵蒂岡梵蒂岡博物館(保利納禮拜堂) Vatican Museums, Vatican City

    《聖彼得受釘刑》這幅畫的構圖中存在著一種極不安定的因素,畫中的空間深廣無際,其空間概念與人群的組成均有喻示之意味。
    畫面中有著無數不同的消失點,不斷擾亂了觀賞著的視線方向,其中人物均按照環繞十字架順時針的走向安排,並以聖彼得扭轉的頭和他冒著怒火而駭人的目光為軸心調整他們個別的姿態。

    畫面中種種不安定的沉默氣氛由柔和、但不協調的色彩得到加強,這種色調的處理方式也使人物的各種姿勢顯得更為醒目,同時將倍受折磨的劇情無止盡地延續下去,米開朗基羅在這幅畫中對於色彩的調和表現主義的強調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強烈程度。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