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房 The Breakfast Room

  • Bonnard039
  • 波那爾 Pierre Bonnard
  • 1930 - 31
  • 159.3 x 113.8 cm
  • 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1858
Additional Restrictions,Third Party Permissions
"夏日清晨.四射的陽光很柔和.讓人想要把自己投入到繽紛的顔色中.去擁抱大自然。餐桌上.食物都已經擺好了。畫作中.戶外有一個人.房間內也有一個人。爲眼睛準備的路已經鋪好了:窗戶垂直的綫條、大馬士革布料上的條帶、桌布上面的形狀.這些都把視綫吸引到花園中.人們可能在畫畫中相互一起漫步.就像畫中小路盡頭那幾個小小的形狀。然而.餐桌擋住了去外面的路綫.出去要推遲了.關上的窗戶、沈重的石頭陽台也是阻攔。不同的橙黃色、黃色和棕色色調讓畫面彌漫一種成熟水果的芬芳.與桌布漂亮的藍白色桌布形成對比。陶瓷杯子和瓷碗上反射著金色的光綫.更顯閃亮。淺綠色餅幹罐子就像一杯薄荷茶般新鮮。整幅畫面傾嚮賞畫者.仿佛邀請我們一起進餐。戶外.樹葉的層次不是很清楚.綠色與黃色交織在一起.融入黃色.創造出它們自己的世界.繁密.但是可以接近.如同畫中畫. 讓人感受到外面的親密和喜樂。充滿陽光的室內房間同樣令人愉悅.如同外面絢麗的風景——全都同樣精彩。外面的風景不是那種充滿誘惑的樂土.只是當時當下的另一種展現。散步的那些人沈浸在桌子上李子的溫暖香氣中.知道它們在那裏.這就令人舒心。波那爾的視綫在不停地來回轉換.從花園到房間.從餐桌到陽台。遍及他的畫中的顔色.就像海中女妖塞壬.誘惑著他。窗戶的邊緣對他來說像是扶手:他的畫筆溫柔地緊貼著它們.同時又沒有喪失與遠處花園的聯系。如果必須在這兩個世界的兩種現實間選擇.這簡直是真正的災難.會讓他精神分裂。畫面正中炫目的窗戶使人意識到:兩邊的美不分高下。
原作真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