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meer018




    Vermeer019
  • 畫名: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 作者:威梅爾 Johannes Vermeer

  • 年份:1665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44.5 x 39 cm

  • 館藏處:荷蘭海牙莫瑞修斯博物館 Royal Cabinet of Paintings Mauritshuis, The Hague


    這是一幅謎一樣的作品,畫中背景裡的濃黑,以及赫然出現的亮麗女子孤影,像威梅爾的這種畫法,在他的作品中現存的僅此一幅。這幅畫如同他的大部份肖像畫一樣,認不出畫的是何許人。威梅爾則是一個全然不同於林布蘭特的畫家,他的筆法綿長流暢,同時也細膩得多。
    少女頭部的造型渾厚有力,尤其是在畫法上還使用了明暗對比的效果,頗具林布蘭特手筆的特徵。歸根究底,這一點又淵源於那位繪畫藝術的大改革家卡拉瓦喬,而從威梅爾最早期的作品中,無疑可看出卡拉瓦喬的遺風。

    畫中光線聚集在少女碧藍的絲巾和臉上,這種特色可見於所有受過卡拉瓦喬影嚮的畫家手筆,其中也包括了十七世紀的畫壇三雄:林布蘭特、維拉斯奎茲,以及魯本斯。威梅爾活靈活現地勾勒出少女的一臉嬌嫩、雙唇的潤濕感、從下領延伸至頸項問的一彎細線、以及那對水靈的雙眼。
    她明亮的凝眸中隱含著熱切,率直地召喚著畫外的觀賞人,有人會因此而想起達文西的「蒙娜麗莎」,只是在這裡的畫中,沒有那幅文藝復興時期傑作中的神秘感。


    原作真跡


    註 . 文 字 多 彙 整 自 「 視 覺 素 養 學 習 網 」 等 網 路 資 源 , 如 有 侵 權 請 告 知 移 除 。




    Vermeer020




    Vermeer021
  • 畫名:台夫特街景 View of Houses in Delft (The Little Street)

  • 作者:威梅爾 Johannes Vermeer

  • 年份:1658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54.3 x 44 cm

  • 館藏處:荷蘭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人稱這裡的滿幅景色,是威梅爾在畫室窗口每日所見到的,只要看看他描繪舊街房舍,以及對每一個細部瞭如指掌,甚至是一往情深地作畫便可看出來。除了《台夫特風景》之外,他只有這一幅城市風景畫留傳下來。

    我們眼前的這一番景象,儘管每一處細節都看似逼真—門裡是針線活的婦人,屋外是跪趴著的少女和一條狗,通道裡還有個婦人正在洗刷東西—但維米爾並不像個攝影師那樣,只是將各個細部依樣錄寫了事,他重新塑造了眾生萬象的小小一隅,使之自成天地。畫裡所表現的水鄉荷蘭,空氣相當潮濕,牆壁磚瓦殘缺不全,有的還爬滿了藤蔓,街道上車痕累累。


    原作真跡


    註 . 文 字 多 彙 整 自 「 視 覺 素 養 學 習 網 」 等 網 路 資 源 , 如 有 侵 權 請 告 知 移 除 。




    Vermeer022
  • 畫名:台夫特風景 View of Delft

  • 作者:威梅爾 Johannes Vermeer

  • 年份:1660 - 61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96.5 x 115.7 cm

  • 館藏處:荷蘭海牙莫瑞修斯博物館 Royal Cabinet of Paintings Mauritshuis, The Hague


    這是現存唯一一張威梅爾的都市景觀圖。一直以來,荷蘭的風景畫家都很受歡迎,地圖製作者也常繪製城鄉的精密側面圖,威梅爾從這兩項傳統出發,並以自己獨特的表現方式,予以發揚光大。
    威梅爾對於此畫的構圖採用了大膽的手法,將畫面中心的建築物安排在陰影當中。厚重的烏雲,使得畫面前景的建築物籠罩在晦暗光線裡,但在陰影之外,陽光映照在新教會的高塔及其周邊,因此,觀賞者的視線隨即被吸引到作品的核心部分。

    此外,維梅爾也利用前景水面的反射,產生了同樣的效果:水面上模糊的建築倒影,畫得比實際還大;例如聖母院門的倒影,就不可能大到覆蓋了前景的運河。像這樣不按牌理出牌的構圖,反而使畫面全體保持了一種調和性。如果不是這種構圖,畫面前景的人物可能就會和畫面顯得格格不入。


    原作真跡


    註 . 文 字 多 彙 整 自 「 視 覺 素 養 學 習 網 」 等 網 路 資 源 , 如 有 侵 權 請 告 知 移 除 。




    Vermeer023




    Vermeer024
  • 畫名:倒牛奶的女僕 The Milkmaid

  • 作者:威梅爾 Johannes Vermeer

  • 年份:1658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45.5 x 41 cm

  • 館藏處:荷蘭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這幅傑作乃是威梅爾讓近代人賞識的開端,在前景各種物體的關係、或縮短法的透視法中,吾人可以清楚感覺到法布利契亞斯的影響。但本圖的重心不在於透視的表現,而在於人體及物體本身。
    空間自近景開始,畫上受光的籃子、麵包等靜物。不論桌上的餐巾、擠在一起的靜物,均以厚重而帶有金色光輝的粒狀筆觸來描寫。其中散發著可說是視覺香料的東西,畫面的氣氛完全渾成一體,物體透過畫家驚人的才華而使它們的實體栩栩如生。另外在婦人充滿調和的姿態四周,則由幾何學的完整性來構成物體並造成此一畫面。
    本圖或許是表現威梅爾最傑出天才的畫面,令人過目雞忘。婦人身上排斥一切多餘的因素,具有堅實的、無比的規模。由細膩的筆觸細心書成的繪畫肌理在婦人與物體的表現上,足以使其浮現於具有特徵的、明快的單色底子之上。


    原作真跡


    註 . 文 字 多 彙 整 自 「 視 覺 素 養 學 習 網 」 等 網 路 資 源 , 如 有 侵 權 請 告 知 移 除 。




    Vermeer025
  • 畫名:讀信的藍衣少婦 Woman Reading a Letter

  • 作者:威梅爾 Johannes Vermeer

  • 年份:1662 - 63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46.5 x 39 cm

  • 館藏處:荷蘭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在這幅作品中,也許毫無象徵性的奧秘可言。一個身懷六甲的少婦﹝這也許又是威梅爾的妻子卡特琳娜的畫像﹞,穿著天藍色的上衣,手捧一封信讀著,迎面依舊是一片淡淡的冷色亮光,透過左側的窗戶﹝這次是隱而不見的﹞漫射進來。
    純白色的信紙,與羊皮地圖、少婦的手臂、以及她身上的藍色外袍,形成鮮明的對照;上衣的藍色,又與座椅軟墊的藍色和桌布的深藍色相互呼應。

    壁上精製的地圖獨占一方,圖中詳細標明出交錯的荷蘭海岸。十七世紀的地圖極富畫意,而且當時的荷蘭製圖人正在引領著全歐洲的製圖風尚,像這樣精緻美麗的地圖常在維米爾的作品中出現,或純為裝飾,或另有寓意,現已不明。總而言之,這幅畫的色彩和諧而樸實無華,內景寧靜而清澈透亮,正是威梅爾成熟時期的創作特點。


    原作真跡


    註 . 文 字 多 彙 整 自 「 視 覺 素 養 學 習 網 」 等 網 路 資 源 , 如 有 侵 權 請 告 知 移 除 。




    Vermeer026
  • 畫名:在窗前看信的少婦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

  • 作者:威梅爾 Johannes Vermeer

  • 年份:1657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83 x 64.5 cm

  • 館藏處:德國德勒斯登藝術博物館 Gemaldegalerie, Staatliche Kunstsammlungen, Dresden


    這是威梅爾的室內畫中,最大幅、最費功夫的一幅畫。但是這幅作品的筆法相當鬆散,不像是他在後期時畫風成熟時的作品,可見這幅畫應作於前期。
    畫布經X光照射後,顯示出威梅爾作此畫時屢畫屢改:原畫的牆上,本來掛有愛神丘比特的巨幅畫像,少女靠窗較近,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右側並沒有亞麻布製成的青幔,而現在的這幅畫中,布幔直垂到底,上環下穗均看得分明,造成空間縱深莫測的幻覺。

    青幔襯托出畫作主題少女孤獨一人看信的身影,加重了畫中劇場舞台的氣氛。然而,這幅畫中的戲劇性,又因少女的專注神情、和安詳的氣氛而沖淡不少,彷彿我們是通過鏡子觀看,而畫中人卻絲毫不察一樣。這也正是威梅爾大部份創作的典型特色。
    作品中毫無纏綿悱惻之情,畫家對自己筆下的人物反倒顯得漠然而無動於衷,儼如一幅靜物畫。威梅爾作品大多是一面以冷色或幾乎是單色的油彩作畫,一而又以濃墨重彩襯托,如桌面上鋪的東方桌毯,和自窗頂垂下的緋紅窗簾。畫中的氣氛儘管淡漠,但畫中的模特兒也像另外幾幅作品一樣,可能都是他的妻子卡特琳娜。


    原作真跡


    註 . 文 字 多 彙 整 自 「 視 覺 素 養 學 習 網 」 等 網 路 資 源 , 如 有 侵 權 請 告 知 移 除 。




    Vermeer034

    1   2   3   4